了愿

  “你本该命绝,但念你再三相求,我便多给你七日时间。”
  大雨已经连续下了五日,苏云堇也伤心了五日。当心心相惜的人病逝就只剩下一具苍...


不屈的流年,谁爱的比谁苦

  你哭着跟我说她断了你梦里的梦,可你又怎知,你已走失于我梦里。
  安静的午夜,手机突然响起,迷迷糊糊中,我摁了接听键,听见你的抽泣。好一阵,你...


我用江山换你回眸一笑

  那日冰吉国战败,他被迫推上王位,带着落荒而逃的族群逃离到岭南偏地,改国号为辛客。
  他是冰吉国的最后一位王嗣,也是辛客王国的第一任国君。他是...


打红伞的小女孩

  太阳火辣辣地晒着,河岸边地里的玉米,叶子卷在一起。临河公园里没有游人,唯独一块石头上,坐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好像在思考什么。打红伞的小女孩,走过去...


一分钟结束的战斗

  傍晚时分,微克想起了一件事,不得不去那座很少有人光顾的楼里。
  当微克打开楼门时,外面的光早在微克前挤入了狭窄的楼道,虽然不明,但也不是很暗...




七月的雨,七月的遇

  作为一个准高三生,暑假补习必不可少,七七也不例外。如果没有那场雨,也许七七会一直重复着补习班,书店这两点一线的生活,可偏偏下了场雨,那是在她从书店...


百密一疏

  今天下午,局里开展植树活动。这次活动是市里统一组织的,分给我们局的任务是种植200棵树苗。局长交待:这次活动他亲自带队,局全体工作人员都要参加。


烟祸

  海民吸烟,而且烟瘾很大,平常每日两三包烟,碰上赶材料,就不止这个数。海民在工商局办公室主任的位子上一干就是五年,别的嗜好没落下,吸烟则上了瘾。这也...


反串

  李君在办公室工作多年,为人循规蹈矩,办事有条有理,丁是丁,卯是卯,分门别类,清清楚楚。用一句诨话形容就是:从不“牛胯里扯到马胯里”。


超常礼品

  君正这几天心情极为不好,感到愧对经理,被职工公认的老实本分的好名声,在经理家丢了,失了人格。
  公司几百号人,评先进首当其中的就是君正。他作...




一场突如其来的悲喜

  姚老头是采石场的工人,五十多岁了,还没有退休。
  姚老头每个月都要去银行领上头发下来的工资,虽然数目不多,但养活自己还是足够的。
  ...


整改通知单

  1.
  刚进入七月,天气变得异常炎热起来。透蓝的天空,太阳像大火球一样悬挂在空中。闷热的天气,空气都凝固了,街道两旁的垂柳纹丝不动,知了叫的震...


局长的乳名

  局长是大学毕业后顺利进入县政府工作的,由于工作出色,没几年就被任命当上了局长
  局长有个乳名叫粪蛋。局长生在农村,从小到大都是被长辈叫着乳名...


简单的高招

  我居住的这个小区,因为住户较杂,根本就没有物业管理机构,因此常常有诸多实际问题困扰住户。
  一日,因个别住户未交足水费,自来水公司一怒之下,...


净角

  洪家戏班有两个四儿,一个粗壮一个清瘦,粗壮的叫刘四儿,清瘦的叫马四儿。俩人都是窝班出身,打小在洪家戏班长大,叫着叫着大伙就叫混了,辨不清哪个是刘四...




一盏油灯

  停电了,屋子里顿时一片漆黑。
  正在写作业的儿子“啪”地将笔扔在桌上,咒骂说:“该死的,怎么又停电了!”
  风放...


贴在门上的眼睛

  这天中午,张刚拿起粉笔,在墙上为第六个即将成型的“正”字添上了一笔。还有三天,也就是第六个“正”字完成的时候,就是张刚下决心离...


不要忘记自己的名字

  我经常能在天元小区门口看见那个穿红衣服的女人,有时候是中午,有时候是傍晚。一般情况下她会对我鞠一个躬,笑笑说,你好,请进,欢迎光临。我也会对她点点...


俊嫂

  “你嫂子,那叫一个字,俊!”马哥说这句话的时候,一手托着下巴,一手夹着烟,眯缝着眼,轻轻地晃着身子。
  马哥又说:“深山出俊鸟...


上网的女人

  男人其实是个很不错的男人,在单位里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在家也是一个挺不错的丈夫,只是近几年迷上了麻将,男人呆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这也怪不得男人,这...


想死死不了

  自从望材沟南面的国道修路,那些大大小小的车辆就都奔望材村来了。
  车轮滚滚,尘土飞扬,扰乱了望材村昔日的宁静。时隔不久,便有消息传出:遛街的...


初 恋

  在未家坪,成子是第一个进城念高中的娃儿,而且是在名气最大的县一中。
  成子家穷,家里所有的收入就靠爹娘种着的那几亩薄田。成子知道,他去学校报...


那把美丽的雨伞

  烟雨蒙蒙的天空下,无数把撑开的雨伞流动成一道靓丽的风景……
  这样的天气,这样的雨伞,是该有许多浪漫动人的爱情故事,就像一首歌里...


惶惶不可终日

  人们曾对这世界仅是一知半解,然而那时的生活倒过得异常安宁……
  从前,早晨起来后就美美地吃上一顿早餐,接着便吻别妻子儿女,驾车上...


领导亲戚

  班车在山路上爬行,一个瘦老头清鼻眼泪,咳嗽不止,显然是感冒了。默然掏出自己的备用药,配好让老人喝了,慢慢地老人的症状好转了。长途路上,默然一直关怀...


那一刹 繁华过后

  风还是那样的静,却沁人心脾,冷到心里。皇宫是那样的威严壮观,却少了一丝生气。大殿之上,没有往日的辉煌一具女尸横躺在大殿中央,她紧闭双眼,却带着一丝...


没有结局的爱

  我一般不会把自己的事情,这样的公布于众。我就是死,也要死的很华丽,就算落水,也要装作优雅的在游泳的人。把自己的事情公布于众,对于我来说,无异于是当...


爱不值钱

  傍晚,余辉如金,把天空镀成织锦一般,临海的一家肯德鸡店里,我倚着椅背,欣赏着落地窗外的风景。突然,耳边传来一个男人的温和的声音:“小姐,我们可...


泪花

  老伴突然病了,脸色蜡黄,样子十分难看。身边除了体弱多病的老头子外,再没有其他的人可以使唤。老头子知道,老伴这回得的病不会是一般的病,有可能挺不过去...


岳母,生儿子你养

  某男,出生在一个贫瘠的小山村,父母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年少立志,要通过发奋学习,走出大山,改变自己的人生。后考入大学,父母省吃俭用,供其完成学...


总数:2017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共68页)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