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制服

  男演员穿蓝制服,
  女演员穿棉制服,
  蓝制服是棉制服,
  棉制服是蓝制服。
  男演员穿蓝棉制服,
  女演员穿棉蓝制服。

天上看,满天星

  天上看,满天星;
  地下看,有个坑;
  坑里看,有盘冰。
  坑外长着—老松,松上落着一只鹰,
  松下坐着一老僧,僧前放着—部经,
  经前点着一盏灯,墙上钉着一根钉,
  钉上挂着一张弓。说刮风,就刮风,
  刮得男女老少难把眼睛睁。
  刮散了天上的星,刮平了地的坑,
  刮化了坑里的冰,刮倒了坑外的松,
  刮飞了松上的鹰,刮走了松下的僧,
  刮乱了僧前的经,刮灭了经前的灯,
  刮掉了墙上的钉,刮翻了钉上的弓。

瘸子和矬子

  小山屋
  南面来了个瘸子,腰里别着个橛子,
  北边来了个矬子,肩上挑着担茄子。
  别橛子的瘸子要用橛子换挑茄子的矬子的茄子,
  挑茄子的矬子不给别橛子的瘸子茄子。
  别橛子的瘸子抽出腰里的橛子打了挑茄子的矬子一橛子,
  挑茄子的矬子拿起茄子打了别橛子的瘸子一茄子。

提灯笼绕口令

  提灯笼
  小凤提着圆灯笼,
  小龙提着方灯笼。
  小凤的圆灯笼上画着龙,
  小龙的方灯笼上画着凤,
  小凤要拿圆龙灯笼换小龙的方凤灯笼。

南边的喇嘛和北边的哑吧

  从南边来了个喇嘛,提拉着五斤塔嘛。
  从北边来个哑吧,腰里别着个喇叭。
  提拉塔嘛的喇嘛,要拿塔嘛换别喇叭哑巴的喇叭,
  别喇叭的哑巴,不愿意拿喇叭换提拉塔嘛喇嘛的塔嘛。
  提拉塔嘛的喇嘛拿塔嘛打了别喇叭的哑巴一塔嘛,
  别喇叭的哑巴,拿喇叭打了提拉塔嘛的喇嘛一喇叭。
  也不知提拉塔嘛的喇嘛拿塔嘛打坏了别喇叭哑巴的喇叭。
  也不知别喇叭的哑巴拿喇巴打坏了提拉塔嘛喇嘛的塔嘛。
  提拉塔嘛的喇嘛敦塔嘛,别喇叭的哑巴吹喇叭。



山前山后的崔粗腿和崔腿粗

  山前有个崔粗腿,
  山后有个崔腿粗。
  二人山前来比腿,
  不知是崔粗腿比崔腿粗的腿粗,
  还是崔腿粗比崔粗腿的腿粗?

山前山后的严圆眼和严眼圆

  山前有个严圆眼,
  山后有个严眼圆,
  二人山前来比眼,
  不知是严圆眼的眼圆,
  还是严眼圆比严圆眼的眼圆?

有个面铺门朝南

  有个面铺门朝南,
  门上挂着蓝布棉门帘,
  摘了蓝布棉门帘,
  面铺门朝南;
  挂上蓝布棉门帘,
  面铺还是门朝南。

三山屹四水

  三山屹四水,
  四水绕三山;
  三山四水春常在,
  四水三山四时春。

老屋老

  老屋老,老屋污,
  老屋经雨老屋涝:
  老屋老,老屋孤,
  老屋经风老屋秃。
  老屋涝,老屋秃,
  涝、老、污、秃是老屋.



姥姥有个宝宝

  姥姥有个宝宝,
  宝宝有位姥姥,
  姥姥疼爱宝宝,
  宝宝喜爱姥姥。
  姥姥天天抱宝宝,
  宝宝天天亲姥姥,
  姥姥老,走不好,
  抱着宝宝摔—胶,
  跌了姥姥,摔了宝宝,
  宝宝连忙扶姥姥,
  姥姥赶快抱宝宝。

猴子吃掉小桃子

  树上有只小桃子,树下有只小猴子。
  风吹桃树哗哗响,树上掉下小桃子。
  桃子打着小猴子,猴子吃掉小桃子。

白鸽和白鹅

 

  伯伯养了一群大白鹅,
  哥哥喂了三只小白鸽,
  伯伯教哥哥训鸽,
  哥哥帮伯伯放鹅。
  白鹅白鸽长得好,
  乐坏了伯伯和哥哥。


天连水

  天连水,水连天,水天无边波涟涟, 
  蓝蓝的在似绿水,绿绿的水似蓝天, 
  到底是天连水,还是水连天?

麻子谣

  麻家爷爷挑着一对麻叉口, 
  走到麻家婆婆的家门口。 
  麻家婆婆的一对麻花狗, 
  咬破了麻家爷爷的麻叉口, 
  麻家婆婆拿来麻针、麻线, 
  来补麻家爷爷的麻叉口。 



房子

  捡颗小石子,在地上画个方格子,  
  画好方格子造房子,画个大方格子造个大房子,  
  画个小方格子造个小房子,  
  楼上的房子分给鸽子,楼下的房子分给小兔子。 

南南有个篮

  南南有个篮,篮篮装着盘盘,
  盘盘放着碗碗,碗碗盛着饭饭。
  南南翻了篮篮,篮篮扣了盘盘,
  盘盘打了碗碗,碗碗撒了饭饭。

小花毛

  小花猫爱画画,
  先画一朵腊梅花,
  又画一个小喇叭,
  带着腊梅花,
  吹着小喇叭,
  回家去见妈妈,
  妈妈见了笑哈哈。

小毛和花猫

  小毛抱着花猫,
  花猫用爪抓小毛,
  小毛用手拍花猫,
  花猫抓破小毛,
  小毛打疼了花猫,
  小毛哭,花猫叫,
  小毛松开了花猫,
  花猫跪离了小毛。

采油采油和漏渍

  大海底下有石油,打井采汩石油流,
  输油管道流石油,采油运油别漏油,
  漏了石油污染海,鱼虾海鸟不停留。

姥姥有个宝宝

  姥姥有个宝宝,
  宝宝有位姥姥,
  姥姥疼爱宝宝,
  宝宝喜爱姥姥。
  姥姥天天抱宝宝,
  宝宝天天亲姥姥,
  姥姥老,走不好,
  抱着宝宝摔—胶,
  跌了姥姥,摔了宝宝,
  宝宝连忙扶姥姥,
  姥姥赶快抱宝宝。

炖豆腐

  你会炖我的冻豆腐,
  就来炖我的冻豆腐,
  你不会炖我的冻豆腐,
  别胡炖乱炖炖坏了我的冻豆腐。

爷爷奶奶下棋和看戏

  爷爷让奶奶一同来下棋,
  奶奶让爷爷—同去看戏。
  爷爷奶奶争来争去,
  小喜和小齐出个好主意。
  小喜和爷爷下棋,
  小齐和奶奶看戏,
  爷爷、奶奶、小喜、小齐笑嘻嘻。

莉莉拿个梨去找小弟弟

  莉莉拿个梨,去找小弟弟。
  弟弟看见梨,扔掉手中泥。
  莉莉教弟弟,洗掉手中泥。
  弟弟拿起梨,谢谢小莉莉。

刘小牛去打油

  刘小牛去打油,
  买了油,往回走;
  油瓶满,往外流,
  多给了半斤油,
  急坏了刘小牛。
  多的油,不能留,
  回到商店大退油;
  叔叔摸摸小牛头,
  阿姨拉拉小牛手,
  齐声夸资刘小牛。

小柳柳望着牛儿游

  小溪流,流呀流,
  流到村头柳树沟。
  柳树沟里一头牛,
  沟边坐着小柳柳,
  柳柳望着牛儿游,
  乐得身儿晃悠悠。
  柳柳从小爱劳动,
  人人都夸好妞妞。

绿葡萄比紫葡萄

  绿葡萄又甜又酸,
  紫葡萄又酸又甜。
  绿葡萄说:绿葡萄比紫葡萄酸,
  紫葡萄说:紫锻萄比绿葡萄甜。
  不知你是爱吃绿葡萄的酸,
  还是爱吃紫葡萄的甜?

妈骑马去买瓦

  妈骑马去买瓦,
  马慢妈骂马。
  马怕妈妈骂,
  马快妈不骂马。
  马听妈妈话,
  妈妈不骂马。

马大哈拉马去驮瓦

  马大哈,牵匹马,
  拉马去驮瓦。
  瓦磕马胯破,
  马胯磕破瓦。

施家丝店卖丝线

  施家丝店卖丝线,
  买线进了丝线店。
  花了四个钱,
  买四条细丝线;
  花了十四个钱,
  又十四条细丝线;
  花四十个钱,
  买四十条细丝线;
  花四十四个饯,
  买四十四条纲丝线。

总数:1263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共43页)  下→页